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夏虎翼在彻底从煤矿管理者“脱身后”,把目光聚焦到了猕猴桃上。从黑色的煤炭到绿色的猕猴桃,这位40出头的中年人重新启程,编织着属于自己的绿色梦想。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春耕时分,夏虎翼每天都到位于水城县米箩乡的猕猴桃基地上“转悠”。上百名被他雇用的当地农民正漫山遍野地忙着铺膜,而嫁接成功的猕猴桃正茁壮成长,看着自己谋划的5000亩红心猕猴桃基地正一步步成为现实,夏虎翼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说起来,夏虎翼曾经与红心猕猴桃“擦肩而过”。几年前,当时水城县猴场乡的红心猕猴桃基地正寻找买家,就曾经找过夏虎翼。可他当时的煤炭生意正处于鼎盛。他坦言,没有正眼瞧过这小小的猕猴桃。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

与猕猴桃的结缘是一个“偶然”。

2006年,时任水城县鸡场乡乡长的罗忠国找到了他,动员他转产种植猕猴桃。一方面是夏虎翼的煤矿所在地就在鸡场乡,另一方面是罗忠国的“忽悠”本事了得,在多次和他分析了国家农业政策后,夏虎翼决定在鸡场乡试种500亩红心猕猴桃,并且注册了自己的商标“黔宏”凉都红心猕猴桃。

随着煤矿的关停整合,夏虎翼渐渐淡出了这个“让人睡不安稳”的行当,成为了“甩手股东”。可谁都没有想到,这500亩红心猕猴桃却成为了他心中的牵挂。去年年初,面对百年不遇的干旱,夏虎翼每天雇上百人从几百米远的河沟里背水浇灌。奇迹般存活下来的红心猕猴桃被列为上海世博会推荐果品,市场反响良好。

更令他不可思议的是,去年他带着宣传资料随着国家农业部组团到意大利参加切塞纳国际果蔬博览会,原本抱着出去见见世面的想法,没想到一位意大利客商仅凭资料就马上要求他发两车皮鲜果,并要求长期订货。

“种猕猴桃有搞头!”敏锐嗅到市场气息的夏虎翼大张旗鼓地干了起来,投入6000万元,在气候条件适宜的米箩乡建设5000亩猕猴桃基地。

“现在红心猕猴桃的市场均价至少都是20元一斤。”夏虎翼算账:“就算是价格只是5元一斤,按照亩产3000斤来计算,这5000亩红心猕猴桃基地一年的产值至少就是7000多万元。”

农业规模化所迸发出来的巨大经济利益让这个腰缠万贯的煤老板都吃了一惊。“看上去不起眼的猕猴桃,创造的经济效益并不比煤矿少。”

多年的企业管理经验也被夏虎翼运用到了猕猴桃基地上来。他采取政府引导、协会牵头、企业投入、项目扶持、农户参与保底分红的“公司+协会+基地+农户”的运作模式,在基地未产生效益以前,公司每年按照400元/亩对农户支付土地补偿费,保障农户的生产生活不受影响。在基地产生效益以后,农户按照30%的比例参与公司分红,农民以“股东、基地工人、管理者”的多重身份参与到产业发展中来。

“农业虽然见效慢,但规模化生产后劲足,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还能带动老百姓一起致富。”怀揣着绿色梦想,煤老板夏虎翼开始了自己的新一段人生旅程。

供应红心猕猴桃花粉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