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福建福州近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逆潮而动,带着理想从城镇回到乡村,创立生态农场。他们用传统的农耕方式,种植有机农产品。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影响、改变着人们对有机食品的看法。今天,宜亩地带你走进这群新时代的农夫。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新西兰阳光金果G3猕猴桃)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宏果业有机猕猴桃施肥)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宏果业猕猴桃苗种植基地)

尊重自然农法,让土地可持续生产

8月4日,福州有机农夫市集又开工了。来自福州、宁德等10多个农场主掰开摊位,向来往的客人展示新鲜的农产品、介绍他们的出生地——有机生态小农场。和普通菜市不同的是,这些农产品并不丰富,卖相也谈不上漂亮齐整,但是销售者或者种植本人,会告诉你每一颗菜、每一粒米如何在有机肥、手工捉虫或少量生物农药的精心呵护下长大的。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宏果业有机猕猴桃花粉)

其实福州有机农夫市集已经存在了三年,但大多数市民对他并不知情。2015年,有机农夫市集在福建省正荣公益基金会的支持下创办起来,大概每个月举行一次。集市通过展示中小生产者不使用农药化肥、抗生素、违规添加剂的劳动成果,让消费者和生产者面对面沟通交流,相互建立信任。增加大家对有机农产品的认知,从而保护土地,让土地可持续生产。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遵义播宏猕猴桃花粉基地疏果照片)

魏长;享受农村生活,期待更多的人一同改变消费观念

魏长是福州周边有机生态农场的最早创办人之一,他表示;福州周边有注册的家庭农场斤200家,其中一些农场主还在我们佳美培训过。佳美农场位于福州位于福州闽侯县白沙镇林柄村,距京台高速的白沙/孔源出口30多公里。那里山清水秀,魏长和家人就租住在村民的房子里。其农产采用“社区互助农业(CSA)”的合作模式,所产蔬菜直供福州市民餐桌。

所谓“社区互助农业(CSA)”,即消费者预付菜金,生产者负责生产和配送,消费者和生产者共担风险,互助合作。魏长夫妇和另外三家农户合作耕种30亩地,每周两次给预订的客户送去新鲜蔬菜。“目前在册客户达到300人,其中一半是活跃客户,已经可以做到收支平衡,养活我们一家四口。”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宏果业有机猕猴桃施肥照片)

“我们不打化学农药、不施化肥、不用除草剂,主要种植本地、当季的蔬菜,通过通过间混套种、粘虫板,以及必要的少量生物农药,实现减少虫害。肥料是处理过的鸡鸭牛粪和秸秆,进行蚯蚓堆肥,能让土地越种越肥。”魏长说,对于消费者来说,有机种植能够获得更健康、均衡的食品,均衡的食品,保证食品安全。长远来说,这是个环境友好、可持续的生产方式,也是着眼于对城与乡、人与土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新思考。

魏长每当看到小女儿在洒满阳光的农田自由奔跑时,满心欢喜,这也是魏长乐于农村生活的原因之一。“我们全家都喜欢乡村生活,简单、专注,带孩子在田园中长大,用汗水获得食物,与自然和睦相处。”他说,希望能带动更多人成为同道,影响更多消费者,“用消费的力量改善社会”。

薛经茂:有机农场,收获了健康,还收获了爱情

薛经茂到学长魏长的佳美农场参观学习后,也留在了林炳村,创办起自己的“阿茂农园”,成为种植有机水稻、玉米等作物的新农夫。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宏果业有机猕猴桃采摘)

“我们的稻米不用化肥、化学农药种植,不添加防腐剂。每个客户一年预定60公斤大米,需要提前两天打电话就能配送,都是当季的新米,在配送前才碾好的。”他说,虽然辛苦,但随着有机农夫市集的推广和客户互相介绍推荐,销售一年比一年好,3年下来积累了200多名客户,也已经实现收支平衡。”

阿茂喜欢乡村生活,看到土壤越种越松软,放养的鸭子捕食害虫,让病虫害越来越少;他在大棚的膜上发现了许多久违的小雨蛙;这个夏天,田头飞来一群白鹭,帮助捕食水稻上的螟虫……这一切,都让他欣喜不已。更幸福的是,他在隔壁农场“收获”了一位热爱农业的妹子,成了他的未婚妻,和他一块打理这个有机小事业。

阿茂最后表示:“人们越来越重视食品安全健康和生态环境保护,这是必然的趋势,而有机农业符合这个趋势,他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传统观念的传统农民”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三岔红心猕猴桃丰收)

70后谢雄飞:从化肥农药常规种植转变

在福州北峰,70后谢雄飞创办了“菜兜农场”。10多亩菜地,谢雄飞夫妻一起经营,5年来积累下30多个订户。

“我来自江西,本来就是种菜人,但以前从事的是使用化肥农药的常规种植阳光金果。经朋友介绍到佳美农场工作了两年后,觉得有机农业确实好。”他介绍,首先自己吃得放心,对家人、小孩子的健康好;其次对土地也好,不板结、虫害少,对农药的需求也就少了,对生活环境好。“一年下来赚五六万元,够生活了。确实比较辛苦,人也被‘绑’在了田间。但总觉得长远来说,这是件好事,也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宏果业有机猕猴桃采摘)

有机之路困难重重,期待有你一路同行

有机农场主表示:很多有机农业的同行,因为以下几个原因,而没有坚持下来,选择了放弃。

1、做有机菜,根据时令种植,菜品没有反季节蔬菜丰富,有时候菜叶上有虫眼,卖相不好,价格也比常规种植的贵一些。

2、有机认证比较困难,谢雄飞说“我到机构检验过一棵白菜,需要1800元,这对我们小农来说实在负担不起”

3、看天吃饭的行业,天气、自然灾害等风险太多。比如夏季天气炎热,产量不高、品种少,客户就少了。此外,水、空气、土壤、生物农药的规范……各个方面的质量,都影响着有机种植的结果。

4、消费者对有机农产品认可不足,市场还需要培育;另一方面,食品安全问题频发,一直在考验顾客和种植者之间的信任,有机农产品需要一个明确的标准。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遵义播宏猕猴桃花粉基地疏果照片)

魏长认为:我国的有机产品标准“GBT19630”十分严格,能够完全达标的企业、农场少之又少;若交给第三方商业公司进行认证,价格昂贵不说,在消费者中信任度也不高。于是,全国各地的有机农业实践者,开始积极推广PGS(参与式保障体系)认证,让消费者参与到评价体系中。“这个评价方法在泰国、新加坡、印度等国家已经成了国家认可的评价标准,希望在我国也能够推广,减少小农场主的负担,也提高有机农业的社会参与程度。

北京CSA联盟工作人员薛宁认为:坚持做有机猕猴桃花粉农场是需要情怀的,有机农场对人力的依赖较高,在人力成本逐渐攀升的当下,农场主大多亲力亲为,非常辛苦。有机小农挣到钱的也不多,能自给自足就算好的了。由于技术原因,有机农产品不适合太大规模的种植,目前有机农业更适合家庭农场模式。“真正有机的东西几乎是没办法量产的,必然有产量上的限制,有着时间上的漫长孕育期。”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遵义播宏猕猴桃花粉基地疏果照片)

在魏长的佳美农场,节假日都会举办采摘果蔬、制作食品、消费者代表会议等活动。魏长想通过这些活动,让以往只认识超市食品的消费者,真正了解食物的来源、种植过程,理解真实、自然的农产品,从而珍惜土地、环境和农夫们的耕种。

未来,魏长想效仿广州等地的农耕教育平台,也城里一个“农耕学校”线上平台,吸引更多喜爱友尽农业的人回到乡村,为有机小农门找到伙伴,一起创造更好的未来,让更多消费者对有机农业能够“路转粉”。

宜亩地认为:任何一个行业兴起必然有原因,尽管路不平坦,也要坚持走下去。做农业无法投机取巧,需要满怀爱意,脚踏实地。

福建福州近郊的有机农场是如何运作的 贵州遵义播宏有机猕猴桃整理

(本文配图为贵州遵义播宏猕猴桃花粉基地喷施叶面肥)

这几年贵州遵义播州区三岔镇猕猴桃产业发展迅猛,坚持企业引领、高点规划、集中连片发展思路,大力推进有机猕猴桃产业向规模化生产、集约化经营、设施装备化迈进,先后引入播宏果业、老土农合作社等果品龙头企业。园区建设引进高新技术,将数字信息化与农业生产紧密结合,引进安装水肥一体化灌溉系统,管理人员只需在原料罐里给果树配制好“营养液”,再通过电脑系统控制管道和微喷头,就能对果树生长各阶的水肥精准控制调节,相比传统灌溉、施肥方式,可实现节水50%以上、节肥40%以上、节省人工成本80%以上。“工人借助智慧农业水肥一体化系统,在后台就能实现对有机猕猴桃果树灌溉、施肥的远程操作,既降低了用工需求、节约了生产成本,又提高了果实品质和产量。”遵义播宏果业总经理说。

供应红心猕猴桃批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